高h污肉1v1爽文(老师再来一次软小糖)

:穿越,大婚

“我要……”

“嘤嘤……”

房间里,一片旖旎风光,一张丝绸大床上,一个男人正在身下女人上面肆意驰聘!

男人任意揉捏女人胸前的两颗樱桃,看着身下娇艳欲滴的小娘子,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喘着粗气说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本王喂了你几次了,还没把你喂饱!”

在房间隔壁,正是他的正室的房间,此刻正病卧在床。

他却在隔壁,与未过门的女人偷、欢!

想起那个女人在隔壁此刻的表情,怕是不知道有多么好看,男人的嘴角不仅生出更多的笑意,身下的动作更加激烈了几分,身下的女人更是配合的大叫……

第二日,清晨。

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

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

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

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

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往日的冰山脸也被今日的喜庆所融化,溢满了柔情。那俊朗的眉眼之间,掩藏不住幸福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勒着马绳,马蹄一步步优雅稳重地朝王府去。

到了王府,他亲自走过来,撩起喜轿的帘子,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进了王府大门。鞭炮声,锣鼓声,热闹非凡。

展开全文

“吉时到!”

新郎新娘站在大堂上,好一对儿天造地设的 —纨绔世子妃

那抹红色丽影,恍惚间竟比嫁衣的颜色还要艳烈几分。明明柔弱的身骨,却挺的笔直。

宁王手握成拳,死女人竟敢在他大婚上来捣乱。

回去的路上,沛青抚着叶宋手背上的红痕又是心疼又是义愤填膺:“小姐,奴婢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那个南氏故意翻了茶杯!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叶宋睨她一眼,似笑非笑:“说出来有人信么?”

“可恶!”

叶宋捏了捏沛青头上的发髻,道:“我都不急你急个毛线,一想起苏宸那憋屈的脸我心里头就畅快,走,回去喝酒。”

沛青被叶宋勾肩搭背地推搡着往前走,偷偷瞧了她一眼,嗫喏:“小姐……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遭陷害,被打脸

叶宋眉头一挑,柔弱的脸蛋上立刻添了一抹潇洒的光彩,道:“哪里不一样了?”

“从前的小姐不会看的这么开的。”

叶宋勾起嘴角笑,“那你就当从前的那个叶宋已经死了。”

回到冷清的院子里,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酒菜,热气腾腾的。沛青张罗好了,道:“小姐,快来吃饭了。”

叶宋一边喝酒,一边吃肉,拿着筷子指指点点:“沛青,过来一起吃。”

“奴婢怎能和小姐同桌。”

“今天大喜嘛,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她把沛青拉过来,给沛青夹菜,若有所思道,“我听说,是我拆散了苏宸和南枢?”

沛青反驳:“胡说!小姐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小姐喜欢王爷,门当户对的怎么不可以了?小姐说非王爷不嫁,大将军去找皇上请旨赐婚了,王爷没法娶南氏当王妃,不过这也是小姐的本事!有本事那南氏也有个大将军当爹啊!”

高h污肉1v1爽文(老师再来一次软小糖)

“你说得很对。”叶宋给她夹了一只鸡腿。

沛青弱弱瞅她一眼:“小姐……你真的不难过啦?”

“我生场病差点去了老命,醒来什么都忘了我还难过个屁?那苏宸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我都不记得了,也没兴趣。来,喝酒。”

“奴婢、奴婢不会喝酒。”

“不会可以学嘛。”

酒过三巡,沛青浑然忘我。叶宋教她划拳,她划得有模有样,两人脚踩在凳子上玩得不亦乐乎。

沛青脸颊红红,笑咧咧地问:“小姐,你一个大家闺秀,嗝,怎么会喝酒划拳啊?”

叶宋也是醉了,道:“老子做了一个梦,梦里遇到一个自称是神仙的坑爹货,他教的。他告诉老子,只要肯穿越,人美胸圆屁股翘不说,还有将军爹美人老公。”

“但就是不幸福!”沛青补充道,说罢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叶宋摇摇晃晃爬起来,踢倒了椅凳,指天大骂:“你诓我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下来单挑啊,他娘的你还有没有道德,老子要回去!”

天不应地也不灵。叶宋愤怒地一脚踢翻长桌。

酒劲儿冲脑,然后她四肢一瘫躺地上呼呼大睡了。

叶宋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旁的沛青正汲毛巾准备给她净脸呢。宿醉一夜,头痛欲裂。

沛青脸色也不怎么好,絮絮叨叨道:“小姐昨晚喝醉了,要不是奴婢及早发现,在外睡一夜又要着凉了。以后小姐可不要喝那么多酒,酒后伤身,要是、要是因为王爷,就更加不值得了。”看来她是把她昨晚怎么醉酒的场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叶宋懒洋洋地爬在桌上喝粥,没什么精神道:“其实我没看上他。”

“小姐就是应该这样,奴婢发觉小姐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沛青眉眼间总算有了欣慰之色,“对了小姐,一个时辰以前南氏过来给小姐请安,小姐还睡着,我就没搭理她,她在院子里好像一直委身福礼着。”

叶宋一口粥呛着,瞪了眼珠子:“你怎么不早说!”

沛青一脸高傲:“她不是很厉害么,再怎么厉害也得向小姐低头。”

正是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声丫鬟惊慌的低呼:“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叶宋僵着面皮看了沛青一眼,看吧,出事了。南氏的柔弱又不是没见识过,连一杯茶都端不稳的人,还指望她在院子里福礼一福就是一个时辰?

叶宋匆匆出门一瞧,果然南枢脸色苍白地晕掉了。身旁丫鬟声泪俱下:“王妃娘娘再怎么不待见我们夫人,也不能见着夫人身子弱就这样对待她呀!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怎么向王爷交代!”

叶宋吩咐沛青道:“快去请大夫来。”

沛青见不可耽搁,风风火火地跑了。

苏宸早朝回来以后才进门口就听说南枢在叶宋的碧华苑晕倒了,顿时火冒三丈的朝碧华苑走来。若是在平时,他只会绕着走,怎肯轻易踏进一步。

高h污肉1v1爽文(老师再来一次软小糖)

南枢正虚弱地躺在床上,大夫给她把脉,得出的结果是,南枢身子太虚,又在外面福礼太久僵了身子,导致血脉不活络而引起的晕厥,吃几帖药调养调养就好了。

大夫见王爷来,王妃又在房中,很上道的出去配药了。

沛青瑟瑟地过来就曲腿跪下,还不及说半个字,苏宸低低冷凝道:“滚出去。”

沛青被吓得一抖,坚持说道:“都是奴婢的错,跟小姐无关,求王爷……”她去抱苏宸腿的时候,被苏宸一脚踢开。

叶宋皱了皱眉,看见沛青如此轻车熟路的抱他大腿,从前这种紧张时刻应该是家常便饭吧。她淡定道:“沛青,你先出去。”

沛青敛起裙角,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咬咬嘴唇抹抹眼泪起身出去。

苏宸这才缓缓抬眼看向叶宋,不带感情,眼里满满的冰冷和厌恶。

叶宋自知理亏,垂头道:“这次是我不对,让妹妹在院子里站得久了,没能及早发现,下次我不会让她再在我这里受委屈……”

“啪”一声脆响,叶宋突然顿住,整个人都傻了。浓密的发丝从肩后滑到了胸前,遮住了她的侧脸。

:五指,慢慢缩紧

侧脸火辣辣的痛。她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宸,苏宸的手尚且未来得及收回。

“说完了?”苏宸漠然道。

她……她被打脸了?

苏宸不屑地勾唇冷笑:“从前你装出一副柔弱不堪的样子,本王倒是小瞧了你!”

叶宋随口应了一句:“也是我有点高估了你,做为一个王爷,竟然这么没品。”

苏宸被她惹怒了,那有力的手倏地抬起捏住了叶宋的脖子,把她抵在墙上,双眼冷如利剑,五指收紧,顿时叶宋蹬着双脚挣扎,脸色憋得通红。

耳边阎罗般的声音响起:“不要这么不知死活,识趣一点本王还能让你好过一点。你若是再敢伤枢儿分毫,本王就杀了你。”

就在叶宋眼前发黑的时候,床上南枢忽然醒了,侧目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白了,挣扎着坐起来,急道:“王爷不可,还请手下留情!”

苏宸手指松了,叶宋得了自由,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苏宸移坐到南枢床边,指端摩挲过她那如画淡然的眉眼,语气放得十分轻柔,握了握她的手问道:“怎的突然就晕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

南枢虚弱地笑一笑,顺势依靠进苏宸怀中,摇摇头道:“我没事,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说到这里时,笑中带着一点羞怯,“不过这真的不关姐姐的事,王爷就不要生气了,饶过她吧。”

见苏宸和南枢你侬我侬,叶宋艰难地站起来,心想也没有她待下去的必要了。不等苏宸发话,她自己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要说那可是她的房间。倒反主为客了。

沛青见她出来,脸色赫然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就连脖子上也有明显的於痕,泪眼斑斑地唏嘘:“王爷打小姐了吗?”

叶宋满不在乎地摸了摸红肿的嘴角,呲道:“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以后你不能刁难南夫人,这次当是长点记性。”

“都是奴婢的错……”沛青心疼地煮了一只滚鸡蛋给她散於,边揉边哭。

很快苏宸便抱着南枢走出来,头也不回地离开院子。叶宋看着那俊秀挺拔的背影,和南枢飘飘的衣裙,云淡风轻道:“以前我会喜欢这么个恶心的人,还真够眼瞎的。”

那淡然略有些沙的声音,经风一晕开,格外的悦耳好听。也不知苏宸有没有听到,脚下凝了一下,就消失在碧华苑门口。

中午叶宋午休时,去了碧华苑里的客房,下午的时候便让沛青去找了几个下人来,把她之前的房间给收拾了。

彼时叶宋正在院子里喝茶剥瓜子。

下人问她要如何收拾房间,里面的用具该如何时,她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脸上的和脖子上的红痕还没完全消,想了想道:“该扔的扔该烧的烧,就把那房间空出来当一间杂物室吧,明天给我换套新的家具来。”

下人明显很为难,吞吞吐吐道:“可是……王爷有令,王妃又什么需要添度的都要经过他的同意,奴才们不敢擅自做主。”

“这样啊”,叶宋收了瓜子,让沛青把瓜子都赏给他们,还拿了些水果,道,“待会儿我自行向王爷说过了你们再去置吧。”

下人们走出碧华苑老远以后,看了看手中得来的赏赐,说扔了又舍不得说吃了吧个个又有些尴尬。毕竟王府里的下人对叶宋这位王妃都是心存鄙夷的。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几个下人一路走着侃着,对王妃都少了些介怀,倒有点同情了起来。

“其实王妃也蛮可怜的。”

“是啊王爷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一门心思放在了南夫人身上。”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王妃的性子似乎跟以往不同啊,像变了个人似的……”

今天天气好,一直阴阴的,没有一丝阳光,正是叶宋所喜欢的。在躺椅上躺够了,她便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带着沛青去散步。

这偌大的王府她还没好好地逛一逛呢,景色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府里的一干下人们看见她,都一脸的惊魂不定,仿佛根本没想到她会出现在碧华苑外面一般。

逛着逛着就去了饭厅,正好苏宸陪着南枢正准备用晚膳。

下人们不敢拦,叶宋便如若无事地走了进去,瞧了一眼满桌的美食佳肴,似笑非笑地挑起眉,道:“我来,没打扰到妹妹和王爷吧?”

苏宸眯了眯眼,看着逆着光叶宋那有两分薄得透明的脸,连发线都淬了一层淡淡的光泽,加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着实很难让人忽视,只是他越看却越讨厌。

“怎么会,早知姐姐也过来用膳,妹妹应先差人过去问姐姐一声的。”南枢忙吩咐丫头多备了一副碗筷。

叶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苏宸盯着她脸色和脖子上未散去的痕迹,道:“看来你胆子真的很大,还没长记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由网络搜集用户投稿而来,若有侵权,违法违规侵权内容请联系本站并提供必要证明,本站将及时删除违法违规内容,谢谢合作!

(0)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5:00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5:0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

由于平时工作忙:广告合作或投稿,请简明扼表明来意!谢谢!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