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钰(葛钰莹资料)

6天前 (01-22 20:39)阅读2回复0
ajseo
ajseo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122180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24436
  • 回复0
楼主

  小荷才露尖尖角,一枝红杏出墙来。陛下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没错,小荷今天又来和大家分享有趣的事情啦

  【巢湖出现大量红“怪鱼” 长相狰狞吓人!】

  最近一段时间,巢湖的一些渔民捞虾的时候,虾子很少捞到,反而经常捞起来一种怪鱼。这种鱼有点像泥鳅,但是身体带点红色,头部椭圆形,眼睛很小,嘴部很大,有两排利齿,看来让人觉得害怕。就连打渔几十年的老渔民都没见过。

  

  百度百科:这是须鳗虾虎,入海口常见,可能是随涨潮游进巢湖。沿海菜市场很多,吃法是熬成奶白色的鱼汤

  可是根据小荷多年盗墓经验,这明明是尸蟞啊

  

  因自拍死亡事故多发,俄罗斯内务部于昨日起严格限制自拍场所,并印发官方手册、更新政府网站,指导民众安全自拍。今年5月,莫斯科一女子自拍持枪顶头姿势,手滑开枪;同月,Ryazan州一男青年爬桥自拍,触电身亡;1月,乌拉尔两名青年拉响手榴弹自拍,拍完忘了扔,爆炸而死……不愧是战斗民族

  

  手榴弹忘了扔……

  

  《一千种死法》俄罗斯篇,作死都这么有逼格

  等等……这完全不是因为自拍而死的吧!

  下面的雕塑是马云买的作品,几天前放在阿里总部西溪园区内。大家猜猜什么意思?

  

  网友的思路极其发散↓

  

  但小荷觉得雕像的意义十分简单直接,那就是:看好自己的老二。

  你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呦,多少人就栽在“老二管理不善”上了。

  

  下面这位也不例外:

  2014年除夕期间,广东普宁男子黄洁生欲与卖淫女刘某发生性关系,之前两人曾有过一次性交易,价格是50元。这一次,刘某提出过年期间加价至150元。黄洁生心生不满,一怒之下将刘某杀害。

  

  近日,广东省高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黄洁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哥想说,国家规定除夕夜值班也是三倍工资啊!你到底懂不懂规矩?!

  小荷最近看到一个非常好玩的新闻,往下看。

  宁波有场借贷官司刚要开庭,被告就急匆匆表示不用开庭,钱马上还给原告。原来,被告儿子一直没对象,开庭时,被告竟一眼相中了原告的女儿,希望对方做自己的儿媳妇。

  

  巧的是,原告女儿也正愁嫁。于是,原告和被告达成和解协议,两家人乐呵呵地走出法庭,还表示,要让两个年轻人处一处,没准真能成亲家。

  

  仇家变亲家,这样的大反转,真是喜闻乐见啊!

  

  【纽交所8日因技术故障盘中中断交易 排除网络攻击】

  昨日晚间,纽交所突然暂停一切证券交易。随后发布公告说,由于技术故障,纽交所暂停交易,一切未执行的交易委托将被取消。纽交所还在推特账户上表示,此次事故由内部技术问题导致,已排除外部网络攻击的可能性

  

  丁蟹,我就知道又是你干的

  

  他们说网线一拔马上就能止跌,我们想到他们是认真的

  

  能拯救中国股市的只有中国电网了

  

  【陕西“炒股村”村民:相信国家 要为国家接盘】

  陕西兴平县南留村因村民多炒股而被称为“炒股村”。在最近的股市动荡中,有的村民选择清仓,但也有村民带头满仓,“即使在股票下跌时,也不能跟风抛,给国家添麻烦”。“要相信国家,相信中国人的能力。”“我们要为国家接盘”

  

  侠之大者,为国接盘。

  

  要小荷说,炒股不是靠知识靠经验靠经济头脑,靠的是情怀和爱国心,你们这些庸俗的人是不会懂的

  【灵车】你所坐过的公交车,不一定都是载活人的

  纸条上,工工整整的写着这样一段话。

  “当冰尸落泪,金鱼倒游,血染青云之时,你将正式走向死亡。”

  我手一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葛钰今天晚上就曾在我面前哭泣,她没有心脏,难道不是尸体吗?

  那么,这就是纸条上所说的第一句话,冰尸落泪!

  而这金鱼倒游,我想不明白了,鱼会倒着游吗?我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什么鱼会倒着游,因为这完全违反了生物定律。

  水生物中,唯一能说倒着游的,也就只有蚂蟥了,可蚂蟥并不是真正倒着游的,而是吸到人血之后,往后缩自己的身体,所以才有了蚂蟥倒游的说法。

  至于最后的血染青云,我更是想不明白了,云朵飘于九天之上,怎么可能沾染上鲜血?

  有句话叫做血染半边天,那说的意思是刀兵劫降临,生灵涂炭,整个天下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结合着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显然是不会出现的,那么,这血染青云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青云代表的不是云朵,而是衣服?例如唱戏的戏袍?可我闲的没事穿什么戏袍?

  我脑子又乱了,此刻我想起了当初放在我宿舍里的第一张纸条,纸条上说,14路公交车我必须开下去,如果我走了,就由我的灵魂来开。

  从第一张纸条上所说的内容来看,至少放纸条的这个人,又或者是这个鬼,还没杀我的打算。

  但这第二张纸条就不一样了,上边的话,明摆着就是告诉我,我离死不远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惊,立马伸手如电,摸向自己的胸口!

  葛钰提前拿走我的心脏,难道她已经预料到有人要害我了吗?所以拿走了我的心脏,替我保管?

  还有海伯,究竟是好是坏,是帮我的还是杀我的?

  这个问题刚一浮现出来,我立马摇头否定,不管海伯是不是帮我的,但肯定不是想杀我的,如果想杀我,在兰博基尼要撞死我的那天晚上,他根本不会管我,让我随便去死就好了。

  我又从头开始想,给我第一张纸条的时候,还没杀我的打算,但第二张纸条,就准备杀我了。

  那么,在第一张纸条出现与第二张纸条出现的这段时间里,一定是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得罪了幕后那控制一切的鬼!

  我仔细想想自己这一段时间所做的事,除了去冯婆家里,别的还真没做过什么。

  心中一颤,我惊道:难道那个在背后操纵一切的鬼,是冯婆?

  海伯说过,她非人非鬼,可她算是什么,海伯也不告诉我,这可真是让我苦恼死了。

  怀揣着无限疑惑,第二天晚上,我提前去了那家海参馆,不过我不是走前门进去的,而是走的后门。

  一个正在偷偷抽烟的小厨师看到了我,吓了一跳,但一看不是领导,也就不以为然了。

  我走过去,笑着递上一根好烟,说:兄弟,咱这还招不招学徒了?

  他一看我手里的烟盒,就知道是好烟,笑嘻嘻的接住,说:招啊,一直招呢,你找厨师长吧,在里边呢。

  我说行,不着急,我也抽根烟。

  点了一根烟,我笑着问:兄弟啊,这后边的走廊里,血腥味这么浓,放的都是啥东西啊?

  小学徒一摆手,不屑的说:都是些牛蛙什么的,这年头,总有人想吃点野味。

  “那制冰机也在这块吧?感觉凉飕飕的。”我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因为这后门的楼道口,确实冷。

  小学徒说:对啊,制冰机在前边那个屋子,旁边的屋子是仍废弃的冰块。

  一听到废弃的冰块,我立马一个激灵,但心说还是不要问的太急,就多抽了两口,在那小学徒临走的时候,我笑着问:废弃的冰块直接就扔了啊?

  小学徒一愣,说:对啊,不扔掉干什么?不过咱们家的冰块,每天晚上都会被一个老太太拉走,也不知道她用冰块干什么,每天都拉走一大筐。

  他当然不知道冯婆用冰块是来干什么的了,那是用来冰冻葛钰尸体的。

  掐算着时间,感觉冯婆快来的时候,我进到了厨房内部,找到了所谓的厨师长,说我想应聘厨师。

  在厨师长带着我进入后厨办公室的时候,我心中一喜,心说机会来了!

  因为后厨里,到处都是菜味,调料味,只有办公室里干净点,而那几台监控器也都放置在了办公室里,厨师长进来的时候,冯婆刚好也从后门进来,我从监控器里看的清清楚楚。

  厨师长说:小伙,你先填一份简历,过一会交给我。

  说完,厨师长扭着大屁股就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另外有一位女文员,笑了笑,递给我一支笔。

  我填写简历的时候,一直斜眼瞄着监控器,只见冯婆进入那间放置废弃冰块的房间里,开始用手往塑料盆里装冰块。

  她装冰块时,很小心翼翼,而且尽量挑那些略微干净的冰块,看到这里,我的眼眶不自觉的涌出了泪花。

  一个深爱着自己女儿的老妇人,在女儿死后,还保留着女儿的尸体,她年纪这么大了,没钱买那些新鲜的冰块,就只能拉走餐馆里废弃的冰块,但这些废弃的冰块,鱼腥味太重,冯婆知道,自己冰清玉洁的女儿,是要躺在这些冰块上的,所以,她挑的很仔细,很仔细...

  女文员看了我一眼,都傻了,心想填个简历表都能感动到哭出来,这是多久没找到过工作了?

  我注意到了女文员那怪异的眼神,就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写简历的时候,继续观察冯婆。

  冯婆右手端着盆,左手在那冰堆中不停的扒着,挑选着,因为有些冰块已经融化,所以冯婆的手,始终处于泡在水中的状态。

  当冯婆挑选完一盆冰块的时候,我再朝着她的左手看去,豁然大惊!

  她的左手,从干枯变为充盈,原本犹如鸡爪一般的手掌,此刻充盈白皙,犹如三十岁女人的手。

  恍然大悟之间,我不由得感动万分,冯婆每次从村外回来,左手都会变得充盈,而右手仍然干枯如鸡爪,并非是她用了什么妖术。

  而是她左手抓冰块,右手端着塑料盆,左手始终被冷水泡着,硬是被泡的发白发胀!

  然后冯婆回到家,睡一觉,第二天,被泡肿的左手就重新恢复了干枯的状态,这也就是我每次看到冯婆骑着三轮车离开桑槐村的时候,双手都是干枯的犹如树皮,可骑着三轮车从市区回到桑槐村之后,她的左手就变得充盈白皙。

  可怜天下父母心!

  葛钰虽然死了,但她永远活在冯婆的心中,我不知道冯婆还能活多久,但我知道,她活多久,葛钰的尸体就能被保存多久。

  现在我确定冯婆不是那个鬼,我不管她到底懂什么巫蛊之术,我都不相信她是一个残暴的人,一个默默为死去女儿奉献十几年光阴的老妇人,我不相信她能坏到什么地方去。

  至于冯婆院子里饲养的那些鸡仔,究竟是不是四目门童,如果有机会我会去验证的,我觉得西装大叔跟我说的话,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这四目门童,就隐藏在了这真真假假之中,让我无法分辨。

  第二天,我和海伯一起回到了市区,晚上八点多,我跟海伯一起下馆子,狠狠的搓了一顿,海伯吃的很满意,也喝的很满意,酒足饭饱之际,海伯神秘兮兮的对我说:小子,你今晚回去开14路公交车的时候,把驾驶座打开,看看里边放了什么东西。

  我一惊,朝着海伯看去,不免觉得他的眼神颇为诡异。

  难不成,海伯要害我?

  也不对啊,他要害我,早就动手了,为何还要等到现在?权衡利弊之后,我还是选择对海伯说实话。

  我说:海伯,曾经有人告诫过我,驾驶座千万不能打开,里边的东西我不能看,如果看了,我就会死!

  海伯哈哈一笑,说:谁告诉你的?

  我说一个西装男子。

  海伯点头,说:他说的不错,驾驶座下边的东西,你如果打开看了,必死无疑。

  我瞪着眼珠子,说:那你这不是扯淡吗?我看了必死无疑,还教唆我打开看看?

  海伯端着酒杯,一饮而尽,附在我耳边,小声说:如果打开了,你确实必死无疑,但现在的你,还是活人吗?

  说完,海伯饶有深意的拍了拍我的胸口,然后继续倒酒,继续喝酒,就像什么话都没说过一样。

  我浑身一软,差点就倒在地上了。

  他故意拍拍我的胸口,不就是在暗示我,他知道我没心脏?海伯到底是什么人?

  见我脸上惊讶不已,海伯喝了一口小酒,说:我不会说什么让你相信我的话了,因为老子上一次吃过你的亏,你这小子,还敢拿板砖砸我,这一次,你爱信不信,我要说的是,我完全可以不用管你,让你随便死去。 

  我尴尬的说:海伯,您别这么说,我上一次不是被人蛊惑了嘛,幸好您及时找到了我,不然我就没命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将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第一次,我差点被兰博基尼撞死的时候,海伯莫名其妙的就找到了我,然后把我救了。

  第二次,我应该是被蛊惑了心智,差点喝下农药而死,在紧急关头,海伯还是莫名其妙的找到了我,然后又把我救了。

  海伯救了我,这是真的,但他怎么每次都能准确的找到我?难不成是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又或者他确实是个高人?

  又跟海伯聊了几句,海伯想劝我喝两口,但我坚持说今晚要开车,不能喝酒。

  晚上回到房子店客运站的时候,陈伟的脸色很不好,毕竟我请了三天假。

  见我进入办公室,也不搭理我,自顾自的玩电脑,我也不说话,不想自找没趣,到了十二点,就直接发车去了。

  发车回来,陈伟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端着一小杯白酒,一边喝,一边抽着烟,见我从车上下来之后,说:小刘,明天去中心医院体检一下。

  我说:怎么突然让体检了?

  陈伟回身,在办公室里拿出了一张资料表,递给我,说:上头规定的,必须体检,到时候跟我一起去也行,我开车带你。

  我说行,那就坐你的车去吧。

  陈伟怔了一下,没想到我答应的这么爽快。

  第二天清晨,我和陈伟都没吃饭,空腹开车去中心医院体检,交了钱,排着队,陈伟忽然对我说:我肚子疼,你先排着,我一会过来。

  陈伟这一趟厕所,整整去了半个小时,也仍然没见他回来。

  我就纳闷了,掉茅坑里了?

葛钰(葛钰莹资料)

  等我抽完了血,验完了别的,陈伟这才姗姗来迟,捂着肚子,满脸铁青,我说趁这会人少,你赶紧去吧。

  陈伟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递给我说:小刘,帮我买包烟去,别在这附近买啊,都是假烟,去八一路那个家乐福买。

  我接过了钱,陈伟继续排队,当我走出医院的时候,我就纳闷了,买一包烟而已,用得着让我跑到几里地外的八一路?

  这附近的烟酒商店不少,有些规模还挺大的,怎么可能到处卖假烟?谁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刚走出医院门,我一愣,猛的拍了一下脑袋,心说自己真是笨啊,连买什么烟都没问呢!

  我这就折回,重新走向体检中心,到了体检中心一看,陈伟正站在队伍的最后边,很有耐心的排着队,忽然他身后走过去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悄悄的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陈伟转身,跟着那个白大褂医生离开了。

  诶,怎么走了?不体检了吗?

  我赶紧朝着陈伟追过去,眼睁睁的看着陈伟跟着那个医生走进了一间会诊室,我心想赶紧追上去问问陈伟,看他抽什么烟。

  就在我刚追到那间会诊室的时候,忽然听到里边传来一句:陈先生,您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过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这里已经帮你做了一份假的体检报告。

  陈伟笑了笑,说:谢谢周医生了,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说完,里边就传来了脚步声,看样子陈伟是准备出来了,我一怔,赶紧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但会诊室里又传来了一句:不过陈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抽不出你的血液?

  一听这话,我瞪着眼珠子,满脸的难以置信,抽不出血液?

  我虽然不是医生,但对这个多少也懂点,一般来说,抽不出血液,那只能说明针头没扎进血管里,扎进了肌肉组织里,那当然抽不出血液了。可这市中心医院,三甲级医院,怎么可能会有水平这么差的护士?

  就算是实习的,也不可能扎不进血管吧?一次扎不进,两次呢?三次呢?

  “周医生,我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多问,反正好处是少不了你的,仅仅是做一份假的体检报告而已,这不算什么大事吧?”陈伟的语气有些不愉快。

  周医生说:那是当然,只不过你每次体检都让我给你做假报告,如果你身上真的携带恶性传染病毒,那可就是我的失职了。

葛钰(葛钰莹资料)

  陈伟笑着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艾滋吗?

  周医生说:那倒不像,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抽不出你的血液,就好像你的体内根本没有血液。

  陈伟说:这个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反正好处少不了你的,我走了。

  说完,会诊室里再次传来脚步声,我一惊,转头四看,我已经没处躲了,眼看陈伟拉开房门就能看见我。

  情况紧急,我灵机一动,连忙做出四处张望的动作,像是在寻找陈伟一样。

  门拉开了,陈伟拿着体检报告出来了,第一眼就看到了我。

  “小刘,你咋在这?买完烟了?”陈伟有些惊讶。

  我说:不是,我刚走出医院大门,想起来还没问你买什么牌子的烟呢,这就回来了,正巧看到你往这边来,也不知道你进了哪个房间。

  没等陈伟说话,我立马又补了一句:陈哥,这么快就体检完了?

  陈伟刻意隐藏了一下体检报告,笑着说:嗯,抽个血而已,挺快的。

  回去的路上,陈伟一言不发,路过八一路那个家乐福超市的时候,他也没让我下车买烟,我让钱还给了他,回到房子店客运总站,便一头钻进了宿舍里。

  看来我以前的猜想完全没错,我一直把陈伟置身事外了,先不说他是人还是鬼,至少他身上一定藏着秘密,或许很多,或许很大。

  但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如果是一个正常人,那针管怎么会抽不出血液呢?在针头绝对扎进血管里边的情况下,如果还没抽出血液,那只能说明,他身体里一定没有鲜血!

  我不由得想起了海伯说的话,想辨别一个人究竟是人还是鬼,捅他一刀,如果流血,是人,如果不流血,是鬼!

  身上忽然冒出一股无名的寒意。

  难不成,我一直都没在意过的陈伟,才是真正的鬼?才是幕后操纵一切的那个鬼?

  如若不然,护士为何抽不出他的鲜血?

  我忽然脑子一震,想到了一个惊天的杀人计划!这条惊天的连环杀人计划,完全可以把这几任死去的司机,以及跟14路公交车有关的人联系在一起!

0
回帖

葛钰(葛钰莹资料)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
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