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当成发泄玩具的一天作文(晒出我的玩具作文)

【事件介绍】

“最悲伤作文”走红背后:多人写过亲眼见父母死亡

妈妈去世两年多了,她为五姐弟囤积的稻谷还剩六七袋,就码放在床边,足有四五百斤。16岁的大姐木苦衣生木说,缸里空了,她跟妹妹木苦衣伍木便背着稻谷去街上碾米。不脱壳,稻谷能储藏多年。“妈妈当时可能想,有这些大米,起码我们饿不着了。”

坐在木床边提及早逝的妈妈,彝族女孩木苦衣伍木平静得像个大人。妹妹则腼腆地躲在她身后,对外人的提问大多只是点头或摇头,但特别爱笑。12岁的木苦衣生木(汉语名:柳彝),将对妈妈的思念写进了作文。“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300多字的一篇课堂习作《泪》,令读者无不为之心疼。

因为作文《泪》,木苦衣伍木一家的命运更为受到关注。随着政府及公益人士的介入,五姐弟的未来多了一种可能性。

姐弟五人 已习惯了没有父母的生活

从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府西昌出发,火车在山间穿梭3个小时,便是凉山州老九县之一的越西县,老九县均在海拔2000到3500米的地区,显著特征是彝族聚集、交通不便、经济落后。这里有一个普雄镇,出去4公里,便是宝石村,那里是木苦衣伍木的家。

被当成发泄玩具的一天作文(晒出我的玩具作文)

相比其他藏身于大山深处的村落,宝石村不算偏远,只是路难走。她家的三间灰砖房,是爸爸去世前刚盖好的,还保留着当初的模样,在村里算中等水平。外 屋有一个旧沙发和十来只小板凳,两侧卧室兼具储藏室的功能。三个弟弟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屋角堆放着土豆,另一间是木苦衣伍木和姐姐的房间,床边还码放着妈 妈屯下的稻谷。

5个孩子中,大姐木苦衣生木16岁,老二是哥哥木苦小平14岁,两人早已辍学。写下《泪》的木苦衣伍木12岁,排行老三,下面还有两个弟弟,10岁的木苦小和5岁的木苦小杰。

这个家庭似乎早已习惯了没有父母的生活。早上,小杰醒了,喊一声,两个哥哥立马进屋给他穿衣服,哄他玩耍。他的小书包里,装着学前班的数学作业本,上面歪歪扭扭的算术题答案,都是老四木苦小教他写的。

展开全文

家里的一亩多地,种着土豆、玉米。今年,大姐、哥哥先后外出,木苦衣伍木在放学后会带着老四挖土豆,割猪草喂猪、再给俩弟弟做饭,年近七旬的奶奶有时也会过来帮忙。可是奶奶精力有限,木苦衣伍木的叔叔也去世了,留下3个年幼堂妹,这3个孩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老宅。

2010年以前,这个家里还是有顶梁柱的。大姐木苦衣生木记得,爸爸去普雄、成都打工,在建筑工地做最繁重的活儿,总咳嗽。有时,两三个月回来一 趟,帮妈妈种地。但即便是她,也记不住父亲去世的具体日期了,她只记得是2011年,父亲死于肺结核。她当年只有12岁,才读到三年级,最小的弟弟还不到 1岁。

眼看妈妈太辛苦,身体又不好,大姐辍学,在家帮妈妈干农活、照看弟弟妹妹。再后来,妈妈因心脏疾病卧床不起,阴影笼罩了这个不堪一击的家庭。

木苦衣伍木在作文里描述了她们带妈妈到镇上、到西昌看病的情景,称钱花完了,病仍不见好。2013年的5月,妈妈又病倒了,脸色很难看,被打工回来的叔叔送到镇上医院。但她这次执意回家。“妹妹(木苦依伍木的小名),妈妈想回家。这里不舒服,还是家里舒服。”

最终,木苦衣伍木跟大姐把妈妈接回了家,那天,她去外屋给妈妈做饭,端上前时,妈妈已经死了,五姐弟从那时起,都成了孤儿。

各路媒体记者和政府人员踏进家门

早在今年6月,大姐去学校时就看到教室墙上贴着妹妹写的作文,当时这篇作文还没有被媒体关注。大姐说“看了心里很难受”,于是姐妹相处时,谁也没有谈过这个话题。

木苦衣生木说,最难的时候,她们家靠两个低保指标—每月100元维持生计。但自去年6月,政府为五姐弟发放孤儿生活补助专项救助金,每人每月有678元。5个人加起来每月能领到3000多元。宝石村村支部书记潘小伍介绍,该村人均年收入才5000余元。

“他们缺的不是钱,而是关爱。”四川省索玛花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强调。

班主任任中昌老师曾到木苦衣伍木家进行家访,送给木苦衣伍木一只粉绿相间的玩具—卡通小牛。这是家里看得见的唯一玩具,也是房间内颜色最鲜亮的物 件。这几天,各路媒体、政府人员踏进家门,木苦衣伍木大多时候不知所措,她低头摆弄手上的小牛,别人问话时,多回以点头或摇头,但一直在笑。她告诉记者, 自己非常喜欢老师送的这件礼物,晚上睡觉时,都会抱着小牛。

小弟弟木苦小杰特别黏人,他喜欢让人抱抱,体重轻得跟城里三岁小孩子差不多。他会在镜头前大方地“摆造型”,爱在电视机前仰头看《熊出没》,还喜欢灰太狼。来探望的热心人士临走前说“拜拜”,他挥手追着喊了一路的“拜拜”。

外人面前,大姐木苦衣生木俨然家长模样。她隐忍、得体,说得最多的是“还好”、“还行”,避谈过去苦难。但她的朋友圈签名,写的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过的有多累”。

老二木苦小平,2014年8月辍学,当时六年级还没读完。他自己解释称,放学后要干农活,没时间复习功课,学习成绩不好,就不想读书了。去年12月,他只身到江苏无锡,投奔在那里打工的表哥。

“要不是家里穷,爸爸也不用去打工了”

木苦衣伍木的遭遇,在大凉山并非个例。木苦衣伍木所在的宝石小学四年级教室,贴着语文老师选出的优秀范文,包括《泪》。挨个读下去,愈发感觉,墙面上的文字更像大凉山农村图景的微缩版。针对此前出现的对该作文真实性的质疑声音,校长吉木给四年级教室多加了一把锁。

12篇作文中,有3个孩子提到眼见父亲或母亲的死亡。其中,既有木苦衣伍木这样被认定的孤儿,又有格吉日达、阿支阿呷木这样的事实孤儿—彝族民俗 中,母亲改嫁不带孩子。被留下的孩子,只能跟爷爷奶奶或叔叔伯伯生活在一起。有的缺少关爱,情感难以宣泄。这种经历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何种冲击,外人似乎 很难揣测。但仅从他们的文字中,便能感受到绝望和悲伤。14岁才读四年级的格吉日达写道:“我一个人守在父亲的房里,可是我的父亲没过几天就死了。妈妈领 着自己的孩子,在我身边哭泣。她说,我要走了。”

黄红斌转述支教老师的话称,格吉日达是个聪明又内向的孩子,作文尤其写得好。但他的爸爸早年病逝,母亲改嫁。总有社会上的朋友到学校找他逃课去玩,他有点没法安心读书。

被志愿者接到西昌索玛花儿童村后,政府曾委托其亲戚询问,他是愿意回来还是继续留在儿童村。格吉日达选择留下。志愿者解释,他在家里时只有奶奶,俩 人居住在土坯房子里,交流很少,生活状况也不太好,从他家到学校要步行半个多小时。到西昌后,有同龄孩子在一起生活,还有他熟悉的老师,格吉日达开朗了很 多,对功课更加上心。

还有三四个孩子用并不太熟练的汉语抒发着留守儿童的感伤。如老师眼中乐观的小胖子尼苦拉哈会在作文里写:“爸爸姐姐都去很远的城里打工了。每次我到 山上砍柴,就望着火车开来的方向,盼着他们。我问:亲爱的老爸,你在那城市里过得好吗?爸爸说:还好。可我知道,他们在城里打工很辛苦。”

另一名同学也表达相似的思念“我很希望我的爸爸能够不走”,他对现实的感知是“要不是家里穷,爸爸也不用出去打工了”。

被当成发泄玩具的一天作文(晒出我的玩具作文)

普雄镇宝石村村支部书记潘小伍介绍,宝石村1991名村民中,外出打工的有300多人。按一个家庭两名大人三个孩子的家庭结构推算,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劳动力外出打工,而且以年轻男性为主。

“我们看到网上有人说,彝族人因为懒惰所以特别穷,气得不行”。潘小伍反问,如果真像网上说的那么懒惰,怎么会有那么多村民外出去打工?因为山里贫穷,种地赚不到钱,为了生计,青壮年大多离开农村,去到外地打工。

潘小伍脱口而出的数据中,还包括村里的社会救助名额。据其介绍,该村有177个低保户,符合国家救助范围的孤儿就有8名,还有特殊困难儿童24人,多是父亲去世的孩子。

当地村民称,这里的孩子们很小就懂事,除了上学,还要做农活。种土豆、割猪草、上山劈柴、挑水等,都是家常便饭。

当本家叔叔跟旁人大声谈论孩子死去的父母时,三个弟弟就坐在旁边小板凳上,自顾自地盯着电视画面,仿佛这一切与他们并不相干。年幼时就被打上“孤儿”的标签,对他们而言,没有条件自怜,似乎这只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就得坦然接受。

意外带来的一家人生活改变

当然,因为作文《泪》,木苦衣伍木一家的命运更为受到关注。而随着政府及公益人士的介入,五姐弟的未来多了一种可能性。

此前,两个弟弟及木苦衣伍木先后被索玛花基金会接到西昌索玛花爱心小学免费读书学习。后政府人士征求其亲戚及三个孩子本人的意见后,将他们接回家,并安排木苦衣生木、木苦小平重回校园。

越西县政府工作人员表示,越西县民政、教育、移民扶贫等部门将整合力量、采取多种渠道加大对木苦依五木一家的救助帮扶力度。其中,大姐将免费就读越 西县职业技术学院,每月约有300元补助;弟弟将在逸夫小学继续读六年级;最小的木苦小杰将进入普雄镇上的幼儿园,每天有校车接送。

木苦小平说,看到妹妹的作文后自己也很感动,就想着也要回去上学,“我还是想读书,读书很有必要,我希望将来能够帮助别人。”

对于眼前的改变,核心当事人木苦衣伍木留给记者的,还是羞涩的笑容。

怎样擦去“最悲伤作文”里的眼泪

广袤蓝天下,总有一些角落,深藏着鲜为人知的哀愁与无助。翻检媒体报道,在大凉山地区,“最悲伤作文”反映的情况不是个案。窗户就是一层薄纸,风稍 大点就会吹破;一年吃不上三顿肉,烤火还得借柴……相对于北上广等大城市来说,这里像是另一个世界。贫困地区的状况,映照出扶贫工作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如 果不能尽快实现“不让一个人掉队”的全面小康,又如何让每个人都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

多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对凉山州的扶贫开发,无论是资金支持还是政策扶持,力度不可谓不大。全国各种机构、社会扶贫力量的介入,也为当地拔穷根添了不少动力。在当地,贫困人口从本世纪初的近170万,降到了去年底的50余万,已是一个巨大的成绩。

大凉山贫困问题的长期存在,有着复杂的原因。既有客观因素,如自然灾害频发、农村基础设施薄弱等;也有主观因素,如农村人口增长快、个别人观念落 后、精神贫困等等。除此之外,独特的发展历史、多民族聚居背景下的文化差异,也为脱贫之路平添了几分坎坷。“最悲伤作文”也说明,扶贫是一场攻坚战,“摆 脱贫困”之路任重道远,绝非捐钱捐物、送政策送资源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经过多年的减贫工作,现在剩下的都是“硬骨头”。习近平总书记数次谈到扶贫工作,强调要“抓紧抓准抓到位”,要“坚持精准扶贫”,要“倒排工期”, 要“算好明细账”,都是非常具体的要求。认识论层面的问题解决了,方法论就显得更加重要。比如,制度层面,能否改变扶贫资源分散、管理分治的“多龙治水” 现状?操作过程中,能否精准“制导”、到人到户,有效降低返贫率?“输血”的同时,能否开发更多“造血”模式,从根本上切断贫困的代际传递?对这些现实挑 战和障碍的分析有多全面、应对有多充分,直接决定了扶贫成效有多大、群众受益程度有多深。

从“最悲伤作文”以及相关报道中,也不难看出,贫困可说是各种社会问题的综合显现,扶贫同样需要放在社会治理、社会运行的大背景中去考量。在很大程 度上,扶贫最终的目的、最好的效果,是社会运行的再造。让贫困人口融入扶贫体系,在改善生活之时,摒弃既有观念的糟粕,增强自我发展的能力。这样,在摆脱 物质贫困时,也能走出精神贫困,让社会运行在良性循环中,培厚全面发展的土层。

媒体报道后,木苦依五木和她的两个弟弟,已经迅速得到了来自政府和社会机构的关心和帮助。一个点上的救助,毕竟只是一时之策;缺少面的覆盖,难免会有人再写下“悲伤作文”。希望孩子们的人生旅途不再窘迫,也希望更多的“木苦依五木”尽快走出困境,擦干苦泪、享受阳光。

质疑“最悲伤作文”别成“最深伤害”

人都是感性动物,“最悲伤作文”之所以能引发共鸣,关键在于彝族女孩木苦依五木通过文章讲述了自己的悲惨身世,父母均去世,家境贫寒,生活陷入困 境,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作文经网友转载后“一夜成名”也在情理之中。人们通过“最悲伤作文”了解到木苦依五木的生活状况,随之发动爱心捐款,短短一天时 间,捐款超过92万,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社会上仍然有不少爱心人士,主动对贫困家庭伸出援手。同时,也引起人们对扶贫方式的关注,四川凉山作为贫困地区,当 地多个县均为国家级贫困县,多年来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扶持,但据媒体报道,凉山贫困县的小学生普遍缺鞋,很多孩子光着脚上学,被称作“没有鞋的大凉 山”,当地的贫困状况可想而知,如何使当地真正脱贫,如何让像木苦依五木一样的孩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已成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如今,“最悲伤作文”被网友质疑为枪手所写,理由是作文用词工整,不像小学四年级学生所写。据支教老师任中昌回应,文章的内容都是木苦依五木所写, 他仅仅按照作文的要求,对作文进行了重新整理,并没有对文章的字词语句进行任何修改。我们都知道,四川凉山系彝族自治州,当地的孩子都以彝语为母语,汉语 对他们来说是“外语”,尤其小学生对于作文的行文格式很难把握,木苦依五木也不例外。老师在没有改变学生内容的情况下,只是修改了行文格式和错别字,让木 苦依五木照抄写了一遍。木苦依五木的作文情真意切,反映的家庭境况也属实,这样的作文最多只能说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作者依然是木苦依五木,被质疑“枪手 代写”显然有些过了。

木苦依五木的父母已经去世,家中5兄妹都成了孤儿,这样的家境需要得到全社会的关爱。对作文的无端质疑,很有可能对木苦依五木造成二次伤害,如果说身世的不幸不可避免,而网友质疑带来的心灵上的创伤却很有可能成为“最深伤害”,影响终生。

正如作文的最早发布者、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所说,“孩子缺的不是钱,而是关爱。”“最悲伤作文”呼唤的正是人间大爱,通过作文让更多人关注落后地区的贫困状况,向更多的木苦依五木一样的家庭伸出关爱之手,这才是“最悲伤作文”最大的意义之所在。

【启示与思考】

这是一个懂事可爱令人敬佩的好姑娘。父母双亡之后,她一个人挑起了全家的重担,放学回家之后,做饭、喂猪、下地干活,还要照顾两个更小的弟弟。自己一边想念父母怜爱的温度,一边已经把爱施于更小的弟弟。

尽管当地政府已经作出很大努力,国家和社会也为扶贫做了许多工作,像木苦依伍木这样的孩子,每个月能够领到678元的补贴,不至于食不果腹,但整个大凉山彝族地区报道出来的贫困现状,还是令城里人感到吃惊。

一个月以前,记者踏足此地,在大凉山接触到许多与木苦依伍木类似的孩子,一所爱心学校,就收容了本乡500多个孤儿。为什么仅仅一个乡就会有这么多 孤儿?一是因为穷,父母一辈本就营养不足,体质难以支撑;二是因为愚昧,许多人生病后不去看医生,而去找毕摩(彝族祭司,实际就是巫医),当然,根本原因 还是太穷。

明晰了“最悲伤作文”小主人现在真实的生活现状,也知道了小女孩现在最需要的所在,社会和媒体也可以把关注的焦点,从“泪”点转移到对木苦依五木今 后生活的亲情关怀上来。针对她父母去世、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和哥哥姐姐外出打工的实际,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以及当地政府,要把长效性的亲情帮扶和阶段性的爱心 救助,充分结合起来,使得这个处在大凉山身处的小女孩不会再因为亲情的缺失而流泪,让她能够在全社会的关心关注下,身心都能得到健康的成长与呵护,让她笑 颜常开、与幸福常伴。

需要强调的是,在我们国家很多的地方,尤其是老少边穷地区,还有不少像“最悲伤作文”主人公一样,贫困而又缺失亲情的孩子,我们要正视这个严峻的现 实,更要想法设法解决这些问题。习总书记针对老少边穷地区的发展和扶贫工作,曾经使用了一个最能体现政策温情的字眼,叫“精准”扶贫。习总书记所说的精准 扶贫,我想不仅仅是物质上的精准扶贫,亲情上的“精准”帮扶与呵护,也应该是老少边穷地区发展与扶贫的应有之意。因此,我们对于“最悲伤作文”的关注,不 能仅止于“泪”,更在于用实际行动的“干”和“帮”。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由网络搜集用户投稿而来,若有侵权,违法违规侵权内容请联系本站并提供必要证明,本站将及时删除违法违规内容,谢谢合作!

(3)
上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下午2:42
下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下午2: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

由于平时工作忙:广告合作或投稿,请简明扼表明来意!谢谢!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